專訪 Cedric Villani 教授

點此進入專訪

Cedric Villani:「戰爭一再摧毀一切,阿爾及利亞90年代所有數學家不是身故,就是無法出境,整個體系遭破壞。喀麥隆北部不能去,查德不能去,整個撒哈拉南部都不能去。IS在那裡遍地開花,利比亞當然也是。非洲國家還有重「量」不重「質」的問題,在埃及和奈及利亞有學生人數極多的大學,幾乎是不問成績一律給文憑。雖說如此,無論什麼時候到非洲,我都感受得到人們的善意及愉快的氛圍,每次從非洲回來,內心都因為當地人們正向的態度而充滿喜悅。」